滑竹梁子:只緣身在此山中(上)

  和往年一樣,2020年春茶采摘季,我與公司茶山鑒茶團隊一行再次前往勐??h,駐扎在與公司建立合作關系的初制所和農戶家中,開始了公司2020年春茶原料收購的相關工作。

  作為“中國普洱茶第一縣”的勐??h,幾乎任何一座山頭、任何一個寨子,都因普洱茶而被人熟知:老班章、賀開、蚌龍、那卡……這些令普洱茶人耳熟能詳的寨子和茶葉,都產自這里。

  此外,說起鼎鼎大名的“版納之巔”——滑竹梁子,也坐落在勐??h的勐宋鄉,每年春茶季,這里也會有絡繹不絕的茶商、茶客穿梭于此,而我今年也有幸前往勐宋鄉,一睹滑竹梁子的真容。

  前往滑竹梁子之前,我對其茶葉的品質特征、生態環境、世居民族進行了一些淺嘗輒止地學習,對這里也充滿了期待,因為能夠擔起“西雙版納屋脊”的地方,必有其特點。

  當然,有特點的地方,必然也會受到更多的關注,進而可能帶來的議論、評價甚至是爭議也會更多。而對于滑竹梁子這里的所謂“爭議”,應該就在于:盡管滑竹梁子在勐宋鄉地界內,但偌大一個勐宋鄉,那么多寨子,到底哪里產的茶才算得上是滑竹梁子的呢?

  類似這樣有趣的問題還有很多,比如單就“滑竹梁子”這個詞而言,滑竹是什么竹?梁子又是什么?帶著這些疑問,我于4月3日,正式走進勐宋鄉,通過自己的所見、所感,為心中的疑問尋找答案。

  走進勐宋山

  何謂滑竹梁子?

  云南人對自然萬物的表達都有著一種樸素的自然崇拜,拿表述山川來說,相比中原文化而言,云南的表述方式往往不會表達為“岳”“峻”“巒”“屾”這樣文縐縐的感覺,但對于云南人自己的表達方式,卻更見親和得多,比如“大箐”“大梁子”“大巖(aí)子”等等。

  前文所述的滑竹梁子也許就是這樣一種表述方式,顯得親切,同時也能感受到大山的偉岸,因此,梁子一般是表達就像房梁一樣的延綿雄偉的大山脈?;窳鹤?、廟房梁子、大長梁子……都是勐海這里不少大山或者說大山脈的名字,至少它不是一座孤零零的山包。

  再說滑竹,不少茶人對滑竹梁子的解釋是:長滿了竹子的大山。其實,在當地人來看,此竹非彼竹,且也不是整座山都長滿了竹子。

  當地人說的“滑竹”,其長勢沒有云南人常說的龍竹那么高大,也不像龍竹有那么多毛刺,正因其竹子外表長得光滑沒有毛刺,才被當地人喚作“滑竹”,按照當地人的說法,滑竹梁子的大箐溝里長了很多這樣的竹子,老人們小時候還會進山砍滑竹,但現在很少有人再去尋覓這種竹子的蹤跡了。

  我此行雖然也沒見到這種滑竹的真顏,但多少算是了解了“滑竹梁子”叫法的由來。而前面提到的“龍竹”,正因長勢大,其竹節剝下的筍殼,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用做傳統普洱餅茶包裝的筍殼。

  哪里才是滑竹梁子?

  隨著普洱茶產區和山頭、寨子概念蔚然成風,不少茶商、茶客、茶農們也紛紛開始打造屬于自己的圈層、給茶產區圈定界限。舉例來說,現如今的茶山和各個村寨,為了保證自己茶葉的“真實性”“唯一性”,春茶季往往在村口設卡,禁止非本村本地的茶葉進入,即保證本村本地茶葉只出不進,以此防止外來茶葉的魚目混珠。

  而如今,在互聯網的海量信息上,我們也不難看到,對滑竹梁子的界定往往也眾說紛紜,甚至也不乏“核心產區”“獨占山頭”等概念,這種觀點甚至在滑竹梁子本地的不少茶農中也興盛起來,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也許可以歸因于市場炒作,讓原本沒有分歧的一些問題被人為地劃開了方向,因此就出現了:離滑竹梁子主峰最近的人一味強調只有我的是滑竹梁子的茶葉,而離滑竹梁子主峰遠一點的人不敢承認自己也是滑竹梁子產區而迫切希望往滑竹梁子上靠。

  出現這種狀況的原因也在于,只要茶葉冠上“滑竹梁子”,茶葉就能賣個好價錢??梢坏┪覀冊偕钊肓私?、仔細觀察,便能清楚地看到,事實上你我本都是“滑竹梁子一大家”,并不是兩姓旁人。

  因為滑竹梁子所處的勐??h勐宋鄉范圍內,圍繞著滑竹梁子大山脈的山腰和山腳,其實星羅棋布著不少村寨,并沒有誰獨占了滑竹梁子一說。

  還有一個小例子:因為我居住在大理,不少朋友想要到大理游玩前,往往都會從我這里事先咨詢一番,最常聽到的一種說法就是:我想去蒼山玩、我想去洱海玩……每每遇到這種發問,我也很難對他們的問題給出一個確切的回答。因為“蒼山”“洱海”的概念就如同“滑竹梁子”一般,是一個大環境概念。

  ▲大理蒼洱地形圖

  從上面這張大理蒼山和洱海的地形圖不難看出,蒼山作為一整條大的山脈,很難用一個點來代表蒼山;洱海這一整片水域,也難以用一個點來指代洱海。

  其實滑竹梁子,結合實地與衛星地圖對比分析,它也應該是一個大的范疇和概念。

  未完待續......

  撰文︱Jcheng

  編輯︱柒月

  圖片︱Jcheng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